—君归—

在下君归,一个文圈新人,没事写写全职的cp
主站叶蓝,不介意写写其他🌚
余生,请多指教……

叶修X我#ooc预警#


#ooc预警#
#玻璃糖,嚼不好一口渣#
#送给小段小朋友@{uin:1183797494,nick:叶修他妈,who:1} ,☜她点的文,不好吃不怪我。。#

 
   三伏天,窗外阳光刺眼,火辣辣的烤着大地,自己扫了一眼窗外,便不想再出门,一个人盯着窗台上的多肉发呆。思绪缥缈到两年前,自己和他是怎么在一起的来着?

  Day1

   那年也是这样一个三伏天,阳光灿烂,我极不情愿的被闺蜜一个电话叫出门,相约在出门小区外不远的咖啡厅。一来就被闺蜜神秘兮兮的拉住问“哎哎哎!听说你交男朋友了?”

   “哪里的事儿?!你听谁说的?!我都不知道!!!”听到这消息自己不免震惊了一把,连初恋都没有的自己哪儿来的男朋友....

   闺蜜神秘把声音压低了点,头凑到自己耳朵边,“不是那个打荣耀的叶修吗?”

  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不由暗爽一把,那可是自己男神,被误解为男朋友哈哈哈倒不如就此逗逗她,于是一面心里坏笑,一面装出一副娇羞之态,哼唧了半天。心想这下装的像了吧!

  果然闺蜜信以为真,“我就说!交了男朋友!还瞒得过我?!其实我查了那个叶修,长得还算不错,就是女粉丝多!你得提防着点儿啊!别让自己男朋友被别人拐了去。。前些天我看了他的那个什么君莫笑?的那个夺冠的视频,妈呀手速700+啊!太厉害了!”

   “那是!叶修,是谁啊!我男票!”说起叶修你就不由的激动自豪,不自主的提高了音调,放大了音量。

   突然一一句不和谐的话从背后门口飘进耳膜,“谁喊哥?”然后就看闺蜜睁大了眼话都结巴了“叶叶叶叶叶叶叶叶。。”

   “啊啊啊啊?”自己懵逼的转过脸,就看到一张自己当手机屏保当几年的脸映在自己瞳孔。

  一时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听到窗外热浪吹过向日葵花瓣的舒展,空气中夹杂着烟草的焦炙。



    后来呢。。后来,我可尴尬了。。可是叶修却没,之后他就真的成了我的男朋友,现在我还记着他表白那天,万年嘲讽冷静的脸上竟也出现了一丝慌张,那天啊——

Day2
  那天,是初秋的一个周末,前些天刚下过一场大雨,天已渐渐转凉,大早上的自己还在被窝里纠结起不起床

   打开床头的手机,看着昨夜给叶修十点多发来的短信,最后一条消息就停留在十点多,唉....大概昨夜他有事吧.

   关了手机,叹了一口气,唉。。追叶修真是个大工程啊。。三个月了,他没对自己表过一次明确的态度,每晚的晚安也只是礼貌的回回,有时候忙起来了连消息都不带回的。要不再坚持一个月!如果他还是如此,那我就说断就断!

   “ 叮——”短信声。

     我了一瞟,叶修。。颓废的心一下子又活了起来,说不定。。我还有戏!
  
    “今晚有空吗?”

     “有空吗?”我自己喃喃。。这什么意思。。正想着怎么回,手机又一震,又一条信息。

     “今晚七点,出门那个我们相遇的那个咖啡厅见”

      看到这儿,心中不由一喜!蹭的从床上窜起来,笑着回到“这是我不能拒绝的节奏啊!叶神”

   “那是,不见不散啊!哥等着你”

  自己又忍不住想逗逗他“那可是很不巧。。我晚上有事怎么办”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我慌了神。。连忙回到“其实我骗你的。。”

  “叶神。。我错了。。我晚上没事儿,逗你玩呢。。”

    电话,叶修

   接通了电话你试探的问了一下“喂?叶修?”
   
    “你把门打开”

    “啊?”

     “我在你家门口”

       “好好好我马上”自己手忙脚乱的挂了电话,穿上拖鞋衣服都为来得及换,就去开门。

   开门就见叶修提盒刚出锅热腾腾的米线的早餐站在自家门口,笑容帅的晃眼,趁自己愣神的功夫,他一手拦过自己的腰,然后就感觉唇上一凉,然后一片柔软滑进口中。

   一吻完毕,自己已经完全懵了。。然后就听到叶修那磁性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耳边乍响“我喜欢你”
   

   接着一晃眼看到叶修脸上一闪而过的慌张,我笑了,静静的屋子里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合着米线的香丝丝缕缕氤氲了整个房间。

  

  

   Day3
   那个瞬间怕是永远也忘不了。。可是真的好想忘了他。。分手的那天也是个雨天。。天暗沉沉的,我听见我的声音冷冷的传出来,忍着不带哭腔对他说:“叶修。。。对不起。。我真的融入不了你的世界。。也许我们该分开了”

  .我看到他强装的微笑,和眼中的一丝晶莹。只记得当时他不停的吸烟,一根接着一根,后来当自己说出那句话时,似乎.他一向稳稳的双手抖了一下。。又或许只是自己眼花了吧。。

   后来。。后来干嘛又提这伤心的事呢?

  窗外依旧明媚,却不觉眼底已是一篇湿润.手机响了还是那首他挑的铃声,“他是我永垂不朽的荣耀。。”没看是谁。。接了电话

   那边过了好久,熟悉的磁性带有沙哑的声音:“我退役了。。我们重新开始吧”

   
  自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说“好啊。。。我等你好久了”

   那一刻,只能听到窗外热浪吹过向日葵花瓣的舒展。。仿佛回到那个盛夏。。这样安好。就好!

叶修——你是我永远的荣耀

      END

【叶蓝】欲渡蓝河


   肆

隔了一年,我回来了。。。希望文笔有所长进且手速快些。文章长些嗯,手癌轻些。。。前文同上吧,不喜勿喷。

   

“散人啊....”喻文州喃喃到.

     “唉,叶修,你玩散人啊,听说散人的法术好像两万年前就销声匿迹了吧?到现在没人能研究出来一套像
样的打法,不知道是当时仙人能力不足,还是怎的.没
人能规规矩矩编出一套像样的打法,叶修叶修,你这
次挑战散人估计要多久才能编出一套像样的打法啊?”

         叶修揉揉额头,黄少天一下抛过来这么多话,哪里能全接,只能找重点回答“一年吧”

        “才一年?叶修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啊!散人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告诉你啊,本剑圣当年也是试过突破散人的瓶颈的,我那时候我足足研究了七个月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

       叶修唏嘘了一番,然后叹了口气说“一年对我来说足够了……”

      黄少天还想辩解点什么,却被喻文州抢了先,喻文州嘴角扯了扯弧度,没等黄少天出声就先温柔的呵住了“少天.”黄少天识趣的闭了嘴.然后就停喻文州说到“前辈想必对散人已经十分了解,一年时间,对于前辈的确足够了,一年后,希望能看到前辈的散人.”

    “会的.”

    “那不知叶前辈光临寒舍,是为何事?”

    “唔—我想来向你讨个人”

    “哦?不知是何人能入叶前辈的眼?”

    “蓝河”

     说到这儿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唉!我说叶修,你在天上过的好好的,归隐后,三天两头抢我们蓝溪阁的神兽....这账都还没算....事到如今,你还变本加厉?!直接抢人了你??我可告诉你,我们蓝溪阁快要考试了!这个关头上抢人,本剑圣是不会给的.”

    “我又不是向你讨人,你说了不算,是吧文州”

     目光双双投向喻文州,喻文州还是谦和的笑笑,然后满脸歉意,“前辈,少天说的对,本次考试事关重大,关系到收徒与蓝雨的未来,还请前辈要人这件事,暂缓一缓……前辈大可在拜师大典上亲子收他为徒……”

  “唉,好吧……哥也只是看那小剑客有点灵气,是个好苗子,既然你们不给,那也只能怨他与我没这个缘分,罢了,哥走了。”

   “前辈不多留几日吗?再过几天便是大典了.”

   “不了不了,”说罢叶修晃一晃扛在肩上的千机伞“回去研究散人去”叶修的背影消失在茫茫雾色中.

  叶修的前脚刚走,后脚蓝溪阁就炸开了锅,众弟子讨论纷纷的是今年掌门与剑圣到底会收几个弟子,谁会被收.有的还赌上了.

     “我压绕岸今年必能进前五,必能被掌门瞧中!”

      “切!绕岸是谁啊!我看我能得第一嘞!”

     低下一片鄙夷...

     听到这些蓝河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个绕岸,其实全名为绕岸垂杨,实力跟自己不相上下,但因没正面交锋过,到底也不知谁强谁弱,因为绕岸行事张扬,自然捧他的人多些,自己低调,除了玩的好的几个几乎在班里没谁捧他,但大家对蓝河实力还是认可的.突然一声音在蓝河身边响起,吓了蓝河一跳……
      

      “蓝河,听说你想拜剑圣为师?”语气中满是嘲讽与鄙夷,不用说来者正式绕岸.
  

      “怎么,拜师本就公平,安实力高低排名,谁实力高谁就能拜剑圣为师……”蓝河这句回的不卑不亢,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这是蓝河在对绕岸宣战…

   “呵,是啊,谁实力高,谁就能拜剑圣为师!”这几个字几乎是绕岸咬着牙崩出来的“跟我抢,你输定了..”

   蓝河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其实一点也不生气,倒还有点担心,倒不是他实力不济绕岸,而是觉着拜师先后虽是按名次排列,但也不排除哪家师傅看谁顺眼了直接给要走.那样的话,万一绕岸对住剑圣的脾气了呢。即使不是绕岸,又杀出个别的程咬金他也是有苦说不出的,毕竟是师傅挑徒弟的,名次只是个参考罢了.当初选剑客这一职业也多半是剑圣。。。

   蓝河郁闷了。。

【叶蓝】欲渡蓝河



中篇连载..嗯我一定是受刺激了……来写中篇叶蓝古风文....很狗血...很狗血....
私设如山...
如果你们不嫌弃...就接着往下看
嫌弃的话现在走还来的及...
我再说一句...嗯...没肉.../是不是没人看了😂



“小蓝回来了?”一个中年妇人从屋中走出.
蓝河家算是小康水平.要不是父母身体欠佳,也不会让还未过束发之礼的蓝河只身一人到蓝溪阁修仙学艺.
之后蓝河与家人告别也算顺利,师兄给二老讲了蓝溪阁对蓝河的安排,二老虽有些担心,但看蓝河这么坚决,再加上也知自己身体不好让蓝河留在家也照顾不了蓝河,反倒还让蓝河担心,也就随蓝河去了.
回到蓝溪阁,蓝河就要入新人班学习法术…因为晚来的缘故,新人班的课程已经开始一段时间,大多数弟子已经学会几个基本心法和小法术.已经在练习御剑了.负责新人科目的老师是春意老.在教了蓝河概念后,练习就要交给蓝河自己了,好在蓝河天资聪颖,很快就赶上了进度.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练习,不知不觉过了半年…马上就要告别新人班拜入各各师傅门下,有针对性的学习法术了,一般选师是决定这一生成败的关键.若是能拜到一个好师傅,自己脸上有光不说对修为提升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拜师大典呢,其他门派也会来参加,若是有看上的新人也是可以带走的.但需要一些条件.至于条件这就要看本门派了..条件呢有一个潜在的规则.不会高的太离谱.在对方成受范围内.眼下离拜师大典就剩不到两个月时间.到最后一个月的时候会有三次考试,三次的成绩会作为拜师的一个依据.
这天早上,蓝河被外面的吵闹声吵醒.还未来得及束发就被同室的弟子笔言飞拉了出去.
“你你你慢点啊!我头发还没束呢!这个样子被师傅看见会被批的啊!”蓝河狼狈的被笔言飞扯出屋子.
“别管了!去凑凑热闹!”
“去干什么啊!跑着么快!!”
“听说来了个大人物!去看看嘛!”
“还有半个月就要第一轮考试了!来个人有什么好看的!”蓝河被堵在人海外...刚想要回去把发束好然后好好备考.就看几位蓝溪阁的仙尊从云中的蓝雨殿缓缓落下,身后随着掌事弟子,人群顿时又是一阵骚动.
“看看中间那个就是我们教派的掌门!喻文州!”人群中有人说着.
“他旁边那个黄发的人是谁啊!”
“黄少天啊!笨蛋!”
“那就是黄少啊…………”蓝河看呆了,独自喃喃道.
“对啊对啊! “若是能拜到这两尊为师傅...那真是积了几辈子富了!”
喻文州稳重大气,黄少天就相对活泼好动,一个法术主修术士系的,另一个主修剑术……
“听说黄少之前还没收过徒吧…今年听说是要收徒,我们这届恰好可以赶上真是幸运啊!”人群中不断有人小声讨论着...
“看什么看!都不上课了!马上要考试了!你们还在这儿凑热闹!还不快回去练习!”春意老用传声术把这段话传给早在场凑热闹的每个弟子.
场上弟子一哄而散,蓝河被挤的进退两难...差不多是最后离场的.结果就听一掌事弟子问春意老那个披头散发的弟子是谁....蓝河一惊...正准备逃跑.春意老便叫住了他.好在平时用功努力,天资聪颖给春意老留下的印象很是不错.责备了两句就放蓝河回去了.
待新人弟子都回去完,在石壁边一棵大树上跳下来一人.白袍红带.黑发飘,唇红齿白,长得还算标志.就是身材稍有些虚胖.一旁几位掌事弟子连忙下跪.齐声道:
“欢迎叶修仙君拜访我蓝溪阁”
“哎呀!平身吧平身吧!跟本仙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刚才在树上蹲的累死我了…”
几位掌事弟子起身退到一旁,喻文州微微一笑.随即说道:“真是委屈了仙君了,不知突然来访蓝溪阁是有什么事情吗?”
还未等叶修开口,一旁黄少天便抢先拿下了话语权:“掌门!他能有什么事啊!他现在逍遥的很..辞了仙界管理的职务……自己在人间没事儿下棋弹琴的.无聊了再到我们这几派转悠转悠,骗吃骗喝!唉!我说老叶!你现在还练你一叶之秋那个法术吗?!听说你辞职后有个叫孙翔的小毛孩儿接了你的位置还继承了一叶之秋的法术?!你怎么忍心啊!”
黄少天到和叶修没那么客气,的确几派之间和叶修的关系都不错,但能直接这样和叶修说话的也只有黄少天了.
“呵!忍心不忍心又不是我说了算!战斗法师的一叶之秋的那套法术既然送人了就不练了.”
“那叶修仙君最近在练什么呢?”这话出自喻文州,他知道叶修痴迷于钻研法术修仙,一个章法不练了那么肯定在研究别的了.
“散人.”



今天没彩蛋...因为旅了趟游已经累成狗...有文看就不错了……将就一下...嗯wwww


【叶蓝】欲渡蓝河




中篇连载..嗯我一定是受刺激了……来写中篇叶蓝古风文....很狗血...很狗血....
私设如山...
如果你们不嫌弃...就接着往下看
嫌弃的话现在走还来的及...
我再说一句...嗯...没肉.../是不是没人看了😂



在这里修改一点,在码一的时候我手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把黄少天打成了叶修ˊ_>ˋ“我可要成为叶修那样神仙的人!”就是这句.应该是“我可要成为黄少天那样神仙的人!”嗯其他没什么...我尽量以后还日更


转了半天,蓝河只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小零食.银子还没花完一半,蓝河只师兄已经不耐烦了“唉!我说师弟你怎么这么慢啊!”
蓝河吃着刚买的茶饼,抱着买的零碎的吃的.无辜的看着坐在集口一破瓦房顶上吊儿郎当的师兄,摊手交剩下的银子.“啧啧啧,第一次见有人下一次集市还剩下这么多银子的...”师兄感慨着把剩下的银子装进口袋,“走吧,回家告别.”师兄施以轻功飞下屋檐.没等蓝河跟上就自顾自向前走了…
“师兄等等我!”蓝河小步跑上前,那些零七八碎的东西暂且放进身后的背包里.蓝河是新人,而且是个晚来的新人,所以就他自己被师兄带着下山,其他的入门弟子早就已经下过山现在已经开始练习法术了.蓝河要不是有修仙的天赋,蓝溪阁也不会把他留下来的.蓝河虽然有资质,但毕竟还是个新人,就会麻烦些,不会御剑御风只能走路,遇到麻烦还得带队师兄摆平.况且蓝河是今年他们师兄带下山的第五波新人了....一波有多有少,一般一泼有十几人,蓝河是个例外…他们师兄要不头大才怪.
蓝河养父母家离蓝溪阁不远,在后山之隔半山竹林,半山若寻常人家走要走半日,可对于他们有些修为的弟子来说就很近了,用不了一个时辰,蓝河有些资质经过新人的培训后稍被激发出一些,所以比着半日时间还是少些,师兄着实忍得辛苦,明明可以御风而行因为蓝河的缘故,不得不放慢脚步.一路上催促蓝河好几次,师兄一路上走走停停,蓝河可是一刻没停这才勉强跟上师兄的步伐,在竹林里穿梭,竹叶翩飞,偌大的竹林人迹罕至,小道总是走着走着就断了,每到这时师兄总会抛下蓝河一人施个法术穿到有路的地方等蓝河,蓝河就自己靠着一把短剑劈竹开路,走出竹林的时候蓝河已经没了刚下山时的飒爽.眉目照样清秀,但白皙的皮肤上弄的黑一道白一道的,手背上还有不知道哪里划得伤,脸上风尘仆仆,蓝色的头发被汗沾湿贴在脸上和脖子上,因为一刻不停的走到这儿脸庞还有些发热,蓝河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师兄一路上都没注意蓝河已经这么狼狈了,只顾着自己走心想蓝河累了会给自己说.结果这小家伙这么有耐力一路上也没给自己嚷着歇息.本来还以为这小家伙有什么深藏不露的功夫.结果哪里啊,他只是累了也不说而已,咬牙走下来的.想到这儿师兄不由笑了出来.但蓝河在他心里的印象不由好了几分.这种执着劲还真像以前的一个前辈呢……
蓝河一边喘气一边疑惑的看着身旁的师兄:“师兄,你笑什么啊?”
“哈哈哈哈没事哈哈哈哈哈哈...”蓝河看师兄笑的直抽抽,更奇怪了,但是又有点生气他知道自己现在肯定很狼狈
师兄他可以笑笑嘛,但也不能笑成这样啊!看师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蓝河自己拿着把短剑气鼓鼓的走了.
“喂喂喂!蓝师弟呵..哈哈.你别走啊!至少让我帮你清理一下身上啊!”
蓝河在不远处瞪了一眼师兄,没有再走,算是默许了师兄的提议,毕竟自己这副摸样子回去估计会让娘和爹担心的.
师兄一个清洁术施在蓝河身上顿时蓝河觉得清爽不少.
“这次开路呢,也是这次下山的一次历练.按理说我是连清洁术都不能帮你施的,看你之前一路没停的那么辛苦,你师兄我就帮你整整装容.”师兄又恢复了之前的懒散,蓝河长出一口气,这师兄还算有点良心..
“那伤呢?....”蓝河瞅瞅手背上的几血道口子,其实他都不知道在哪里划的,当时只顾赶路开路都忘了疼.现在后知后觉手背上火辣辣的.
“自己解决.”师兄撂下一句话就又向前背手走去.刚刚在蓝河心里建立的好感顿时烟消云散……
蓝河觉得自己腿都快断了,从来没觉得回家的路这么慢长.看到自家小院的那一刻,蓝河差不多是一路狂奔而去,吓了师兄一跳……竟然还有劲跑?是我心慈手软了?不会啊这几次的新人都是这种程度的历练.最终都差不多是爬回家的了....是因为清洁术吗?不会啊……没听说清洁术有附加性能可以增加体力啊……难道说着蓝河真有两下子?
其实蓝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的.他感觉再让他多走一米就坚持不下去了……幸亏让他看到了光明的家…………
“爹!娘!我回来了!”蓝河气喘吁吁的跑回家,一进家门就先大喊自己回来了.蓝河的师兄跟在蓝河的身后.

彩蛋❤️

剧透一点结局吧ˊ_>ˋ这一章没有可写的彩蛋了....这次我透露一个be的结局ˊ_>ˋ…………爱吃糖的就别看了反正双结局233

最后蓝河身边的人都离开了他...有的因为保护蓝河...有的是因为迫不得已....总之最后只留蓝河一人守着蓝溪阁ˊ_>ˋ

【叶蓝】欲渡蓝河


中篇连载..嗯我一定是受刺激了……来写中篇叶蓝古风文....很狗血...很狗血....
私设如山...
如果你们不嫌弃...就接着往下看
嫌弃的话现在走还来的及...
我再说一句...嗯...没肉.../是不是没人看了😂


大概这个故事的设定呢……是这样,叶修是修为极高的仙人.然后因为几千年前苏沐秋的死,从此不愿再在仙界继续逍遥,去了人间散心,于是遇到了小道士蓝河.结局的话……准备写双结局.一个微虐,一个微甜.www



日上三竿,山林阴翳,山道旁溪流潺潺,两个少年一前一后的走在山间的小道上,一少年眉目清秀,一条细绳将蓝发系成一条高高的马尾,马尾顶端一只白蓝相间的玉簪,簪上刻着所属教派的图腾和所属者姓名——蓝河,另一少年眉目俊俏,虽生的俊俏但眉目间有着一股天生的懒散,黑发随意挽起,挽髻上带着黑白相间的发冠,发冠上印着所属教派的图腾,却没拥有者的姓名.
“师兄,师傅这次让你带我下山是干嘛啊……”蓝河快走两步,撵上一旁的黑发少年.
那少年叼着不知哪里折下的野草,手里把玩着一把短刀,漫不经心的答道:“当然是让你去历练啊!蓝师弟.”
蓝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又追问道“师兄,为什么你们每次下山都有很多人一起,这次就我们俩是为什么啊?”
黑发少年不耐烦道:“你十万个为什么啊!跟着走就是了!”
蓝河委屈的嘟囔了一句哦,然后就听师兄抱怨开了“我今年都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回回新进弟子都让我带着下山啊……”
蓝河他们教派也就是蓝溪阁.通过考核入门后会有一次下山的机会,在这次机会里可以和家中道别,顺便买些自己喜欢的玩意,以后下山的机会很少了,还有就是门派根据个人能力安排的历练.派一人跟去一是因为怕新人下山后回山时破不了结界回不去,二呢是因为保护新人避免什么意外.但这种活儿可没人想干,因为新人真是特别特别的吵.....
一路无话,蓝河紧跟在师兄身后,蓝河都快憋坏了.到了山下一集市,终于听到师兄说一句话了……“你想买点什么就买点吧,以后很少能下山了.”
“好!”蓝河其实也没什么想买的,就是随便转转.听着叫卖声不绝,蓝河不由感慨许多.想起小时候每年去集市的时候那个兴奋.蓝河从小是在养父养母家长大,亲生父母早已不知在何处了...后来养父母得病后就把蓝河送去修道了,至于能不能成仙那得看蓝河自己造化.养父母其实并不求蓝河可以成仙,只要有了本事能保自己安全就好……
蓝河拿着师兄给的银两心想着买点什么....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让蓝河吓了一跳,然后就看一张胡子拉碴的脸从背后伸了过来,蓝河啊的一声把他推开老远.仔细嗅嗅空气中还有一股淡淡的酒味.但那点酒味几乎微不可闻,要不是蓝河有点修仙的天赋凡人是闻不见的.“你你你...想干嘛?!”
那人笑笑,笑的晃眼“对不起...小兄弟多包涵……”说完摇摇晃晃的便走开了
“大哥,你喝醉了.”蓝河疾步跑到刚刚那人身边,扶住那人摇晃的身子.
那人一愣挺住了脚步:“你闻得出来...我?喝酒了?”四目相对,蓝河的眼睛净明澄澈仿佛包含了日月星辰,又是让那人一愣,而那人眼睛则是半睁半闭,一副半睡不醒的颓废模样让蓝河好一阵嫌弃.突然间仅仅是一瞬蓝河仿佛看到那人变了个模样,一尘不染的白衣束着红色的腰带本应很突兀的搭配在他穿上却是很搭……还未来的及看清他的脸就被“喂!”的一声吓回了神..
“啊?!”
“竟然能看到我的真身…有...修仙的潜质!有没有兴趣跟着...我...修仙啊……”那人因为喝酒的缘故,说话断断续续,但蓝河没空管这些,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或是被这人下了什么药为了骗自己跟了他..然后再把自己变法卖了...还好自己去了蓝溪阁了不然真跟这人走了就麻烦了……我可要成为叶修那样神仙的人!蓝河自己在心里默默说到.蓝河还在原地想着,那人已经又摇摇晃晃的走了.走到蓝河身旁还不忘交代一句好好考虑.
蓝河挠挠头.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未完待续……


彩蛋❤️

蓝河过了很久才知道那天那人就喝了一口酒醉成那样了……


声明一点:现在蓝河小天使还没那种稳重的气质是因为他刚刚入门,现在还多是表现出萌的本色,等等过段时间蓝河的才华被发掘,接管一些门派事务后就会更贴近原著描写了.


【续蓝溪阁中的奇葩名字】

【续】如果这些名字加蓝溪阁会怎样

肉让我缓缓....码不下去了嘤嘤嘤……先这个码了再说2333


经过了那件事以后(详细事件看上一片hhhh这一篇是续)蓝河还是在蓝溪阁有时管管第十区,但大多时间还是在神之领域当打手……偶尔也会带带团下下本.但是无论蓝河走到哪里总会有一群人来围观.
“你真的和叶修大神在一起了吗?”
“啊...没有吧……”
“还是祝福你们啊!”
“.....”
虽然偶有人来打扰,但真心的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轻松了很多.因为别人已经潜意识里觉得得罪了蓝河就等于得罪了君莫笑,是会被追杀的.所以有很多时候都不会跟蓝河抢.
一声好友消息提示.
是一个十一区的朋友发来的.
“蓝桥,你看这是什么hhhhhh”
是一张截图
蓝溪阁[成员]:蓝河叶修别顶哪里啊,蓝河啊哈不行了,叶修小蓝别加那么紧,叶修插了蓝河一下,叶修说这就操翻了蓝河.......
很长的一份截图,看到这儿蓝河没再看下去....因为他已经彻底炸毛了.
蓝河直接下了自己的大号,跑到离他不远的十一区会长的位子旁.
十一区会长正领着那几个人下副本,蓝河看着就气.拍了一把正专心带团的十一区会长,十一区会长吓了一跳,手一抖角色在游戏里被boss砍了一刀,掉了不少血心疼到不行。头也没回就没好气的吼道:“谁啊?!拍我干嘛!!”
蓝河也没好气在他戴着耳机的耳边吼道:“我!蓝河!”
这次十一区会长直接吓得把鼠标甩了出去,站起来想挡住电脑屏里的那几个ID.
“别挡了,我看到了...”
十一区会长再度泪奔了,抱着蓝河大腿:“蓝河啊!你别再踢他们了啊!君莫笑说了要是再看见蓝溪阁踢这几个人他就派人追杀我啊啊啊……”
蓝河现在已经无话可说了....到头来是还是叶修造的孽....蓝河不再追究十一区会长的错……上了许久不上的第十区会长号.直接布置了任务:今晚十点追杀君莫笑.原因:干涉十一区蓝溪阁事务.(其实是因为蓝河小天使的私事吧/坏笑2333)
“蓝河老大,十一区的是我们管不着吧……”
“十一区碰不到君莫笑,十一区会长拜托我们来.”
“原来如此!”
很快十点到了,蓝河提前排出去几人监视君莫笑行动的报出了君莫笑此时的坐标.
蓝河一声下令,轰轰烈烈的追杀行动就开始了……
“团长...我们五人团灭...”第一小组回报情况
“怎么回事……不只有君莫笑一人吗?”
“还有兴欣工会的....”
蓝河思考片刻随后发出指令“各位小心行动,除君莫笑外还有兴欣工会成员!”
很快第二第三小组发来情报:“团长!坚持不住了啊!”
团灭....已经团灭了三组...只剩了蓝河这一组.“撤!”蓝河发出消息
“是打算跑了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蓝河一惊...
“君莫笑?!”蓝河脱口而出
“怎么.这才两天就要追杀你的夫君……”
“滚滚滚!”蓝河说着挥剑向君莫笑砍去.
君莫笑一侧身子便躲过了这记攻击.
兴欣那几人见又开战,变向这边开火,君莫笑一转身撑伞帮蓝河挡了.
这一刻蓝河还有点感动,但又一想,一队的能造成什么伤害?!变趁这时对君莫笑实施了一记拔刀斩,君莫笑此时未想到蓝河会对自己出招,君莫笑掉血.
龙牙,天击...君莫笑反身朝蓝河施展了两个技能.“我觉得我们有什么误会可以好好谈谈啊!小蓝.”
蓝河慌忙躲避着君莫笑的攻击一面找着反击的机会……“我们没什么可谈……”
君莫笑连击“我觉得你说这就不对了,毕竟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嘛!”
蓝河此时一愣.脸红.“你你你,别说了!”
叶修想到此时蓝河在电脑前炸毛的样子不由莞尔……
最好君莫笑把蓝河血量打到1%的时候重要停了手……“还不愿给我说为什么追杀我吗?”
“因为....第十一区...蓝溪阁的ID”
“哦!ID啊!起什么ID那是人家的自由对吧!”
蓝河一想对啊……顿时又一想..不对!那为什么第十一区会长不让踢....于是问道“那你也不能不让我们蓝溪阁清人吧……”
“我可没说”
“........”他的确没说只是蓝溪阁敢清他就敢去追杀人家.
“就因为这就派你们蓝溪阁整个精英团来追杀我,太小气了啧啧啧.”
蓝河顿时觉着丢了面子,于是把之前的那个理由拿了出来:“十一区会长说你干涉了蓝溪阁内部事务.托我们来追杀你.”
“原来这样呀……问题...这次的人真不是我放进来的而去我也没干涉你们蓝溪阁的事啊……”
蓝河开始迷茫了...这是到底咋回事…他觉得叶修没理由说谎啊……于是答了声哦……
在蓝河在想事情的时候,一不留神退到了场景中的荆棘丛里1%的血也没了……回到复活点,君莫笑那边信息又过来了大概是要请他去H市.蓝河也没拒绝,反正去哪儿不是工作.

番外:第十一会长被兴欣工会追杀了两天...
十一区工会会长:“蓝河你个狗日的……我什么时候让你去追杀君莫笑了啊啊啊啊啊啊!!”
其实这是个巧合...当时这几位是这么给十一区蓝溪阁工会会长说的.
蓝河叶修别顶哪里啊,蓝河啊哈不行了,叶修小蓝别加那么紧,叶修插了蓝河一下,叶修说这就操翻了蓝河.......申请加入蓝溪阁
十一区会长:啧....我不敢放了,万一蓝河那边打我咋办……惹了蓝河就等于惹了君莫笑啊……
这时里面一人给十一区会长去了消息
“你可别不放我们进来,若是不放我们就让君莫笑打你哦!”
十一区会长:卧槽...君莫笑那边来的?!!都一定是高手…………放放放
于是十一区会长就以为..他若对他们不好君莫笑就会来找他麻烦....
而这次追杀完全因为蓝河打着他的旗号追杀了君莫笑.....
第十一区会长:这会长比第十区的还tm难当....嘤嘤嘤……







【蓝溪阁中的奇葩名字】(旧文搬迁)

脑洞
【若是这些名字加蓝溪阁会怎样?】

其中含cp:叶蓝

主要出场lD:
ID:叶不修上了小许
ID:蓝河说叶不修你轻点
ID:君莫笑日了蓝桥春雪
lD:蓝桥春雪
ID:君莫笑


十一区开荒!这天蓝溪阁出现了几个奇怪的ID....
“叶不修上了小许……蓝河说叶不修你轻点.....君莫笑日了蓝桥春雪……这都是什么东西啊!!”蓝河掀桌.
“谁放进来的?!”蓝河质问
负责第十一区的会长一脸茫然...
“踢了!拉黑……”蓝河一边说一边拿鼠标准备操作...
“别别别!我的第十区会长!”十一区会长连拉带拽的把蓝河拖走.
“别拦我!!这都是那个君莫笑干的吧!他给了你们什么好处把这些人放进来!”蓝河甩开十一区会长拉他的手,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狂灌了一杯水,才把激动的情绪压下去....
“蓝河...你别激动..这几个人是春意老批准留下的....现在开新区你又不是不懂,需要老人高手...”
一声系统提示音
系统:恭喜蓝溪阁玩家叶不修上了小许
,蓝河说叶不修你轻点,君莫笑日了蓝桥春雪,焚布,轻轻风打破副本冰爽森林记录,成绩18分32秒02
世界沸腾....“我没看错吧!君莫笑?!蓝桥春雪?!哈哈哈哈哈哈!”
“我的天啊!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怎么就和叶修大神在一起了?”
“蓝桥!混的不错啊!回头把君莫笑带来我们瞧瞧!”
此时已无人关心纪录刷的怎样,凡是看到这条系统提示的都已被几个人的ID雷到了...
蓝河瞬间石化在沙发....
“蓝河?蓝河?”十一区会长见蓝河没反应.
“这都丢人丢到世界了……”蓝河汗颜……这让我怎么在荣耀混啊……而且这还蓝溪阁的人!这岂不是承认了他跟那个君莫笑有什么吗!
此时世界
“中草堂发来贺电”
“霸气雄图发来贺电”
“烟雨楼发来贺电”
.........
最后最抢眼的还是君莫笑的那条
君莫笑:蓝河!愿不愿跟哥来兴欣啊?
这算什么……表白吗……蓝河此时脑子已经一片空白……突然蓝河想到那几个奇怪的ID还没弄清楚,于是刷上了他蓝桥春雪的大号打算去问清楚..结果一上线消息轰炸……真有点职业选手的感觉…不过这还不都是拜那个君莫笑所赐,蓝河心里无味陈杂.开了隐身直接去敲了君莫笑
“那几个ID怎么回事?”
很快蓝河收到消息“哥给你们送去几个高手不好吗?”
高手?蓝河赶紧又把那条记录翻出来..果然高手....比第十区那个变态的纪录只差了一分多那么一点..这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自己怎么高兴不起来。
“送高手名字你倒是改改啊!”蓝河怒吼
“哥看这名字就挺好!”
“你——!”蓝河气的说不出话
“我怎么了?”
“大神啊……你让我怎么在荣耀混啊……”
“来兴欣,包吃包住!”
这什么啊……去兴欣我就能混下去了?!蓝河心里想...
正想着那边来了一条更让他震惊的消息……
“小蓝啊!哥觉得我们很配啊!”
蓝河再次以为自己电脑中毒了……
“大神你开玩笑吧……”蓝河虽然不否定他的确挺喜欢君莫笑的,可人家是叶秋大神啊!
“没啊,我认真的!”
“那要是我不答应呢?”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发到世界上让大家继续骚扰你吧……”
“叶不修!你不要脸!”
“呵呵,为了你我就不要脸了!”



恭喜玩家蓝桥春雪,君莫笑喜结连理

hhhhhhhhhhh

叶不修上了小许:hhhhhh终于在一起了
蓝河说叶不修你轻点:好开心
君莫笑日了蓝桥春雪:+1


玩家叶不修上了小许,蓝河说叶不修你轻点,君莫笑日了蓝桥春雪被踢出蓝溪阁

第十一区会长泪流满面...还是一不留神让蓝河把这几人踢了啊啊啊啊QAQ……

第十一区会长:“蓝河我操你大爷!你跟君莫笑私奔了!第十一区的高手怎么办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