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

在下君归,一个文圈新人,没事写写全职的cp
主站叶蓝,不介意写写其他🌚
余生,请多指教……

【叶蓝】欲渡蓝河


   肆

隔了一年,我回来了。。。希望文笔有所长进且手速快些。文章长些嗯,手癌轻些。。。前文同上吧,不喜勿喷。

   

“散人啊....”喻文州喃喃到.

     “唉,叶修,你玩散人啊,听说散人的法术好像两万年前就销声匿迹了吧?到现在没人能研究出来一套像
样的打法,不知道是当时仙人能力不足,还是怎的.没
人能规规矩矩编出一套像样的打法,叶修叶修,你这
次挑战散人估计要多久才能编出一套像样的打法啊?”

         叶修揉揉额头,黄少天一下抛过来这么多话,哪里能全接,只能找重点回答“一年吧”

        “才一年?叶修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啊!散人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告诉你啊,本剑圣当年也是试过突破散人的瓶颈的,我那时候我足足研究了七个月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

       叶修唏嘘了一番,然后叹了口气说“一年对我来说足够了……”

      黄少天还想辩解点什么,却被喻文州抢了先,喻文州嘴角扯了扯弧度,没等黄少天出声就先温柔的呵住了“少天.”黄少天识趣的闭了嘴.然后就停喻文州说到“前辈想必对散人已经十分了解,一年时间,对于前辈的确足够了,一年后,希望能看到前辈的散人.”

    “会的.”

    “那不知叶前辈光临寒舍,是为何事?”

    “唔—我想来向你讨个人”

    “哦?不知是何人能入叶前辈的眼?”

    “蓝河”

     说到这儿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唉!我说叶修,你在天上过的好好的,归隐后,三天两头抢我们蓝溪阁的神兽....这账都还没算....事到如今,你还变本加厉?!直接抢人了你??我可告诉你,我们蓝溪阁快要考试了!这个关头上抢人,本剑圣是不会给的.”

    “我又不是向你讨人,你说了不算,是吧文州”

     目光双双投向喻文州,喻文州还是谦和的笑笑,然后满脸歉意,“前辈,少天说的对,本次考试事关重大,关系到收徒与蓝雨的未来,还请前辈要人这件事,暂缓一缓……前辈大可在拜师大典上亲子收他为徒……”

  “唉,好吧……哥也只是看那小剑客有点灵气,是个好苗子,既然你们不给,那也只能怨他与我没这个缘分,罢了,哥走了。”

   “前辈不多留几日吗?再过几天便是大典了.”

   “不了不了,”说罢叶修晃一晃扛在肩上的千机伞“回去研究散人去”叶修的背影消失在茫茫雾色中.

  叶修的前脚刚走,后脚蓝溪阁就炸开了锅,众弟子讨论纷纷的是今年掌门与剑圣到底会收几个弟子,谁会被收.有的还赌上了.

     “我压绕岸今年必能进前五,必能被掌门瞧中!”

      “切!绕岸是谁啊!我看我能得第一嘞!”

     低下一片鄙夷...

     听到这些蓝河真是一个头两个大.这个绕岸,其实全名为绕岸垂杨,实力跟自己不相上下,但因没正面交锋过,到底也不知谁强谁弱,因为绕岸行事张扬,自然捧他的人多些,自己低调,除了玩的好的几个几乎在班里没谁捧他,但大家对蓝河实力还是认可的.突然一声音在蓝河身边响起,吓了蓝河一跳……
      

      “蓝河,听说你想拜剑圣为师?”语气中满是嘲讽与鄙夷,不用说来者正式绕岸.
  

      “怎么,拜师本就公平,安实力高低排名,谁实力高谁就能拜剑圣为师……”蓝河这句回的不卑不亢,是个人都能听出来,这是蓝河在对绕岸宣战…

   “呵,是啊,谁实力高,谁就能拜剑圣为师!”这几个字几乎是绕岸咬着牙崩出来的“跟我抢,你输定了..”

   蓝河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其实一点也不生气,倒还有点担心,倒不是他实力不济绕岸,而是觉着拜师先后虽是按名次排列,但也不排除哪家师傅看谁顺眼了直接给要走.那样的话,万一绕岸对住剑圣的脾气了呢。即使不是绕岸,又杀出个别的程咬金他也是有苦说不出的,毕竟是师傅挑徒弟的,名次只是个参考罢了.当初选剑客这一职业也多半是剑圣。。。

   蓝河郁闷了。。

评论

热度(19)

  1. 殇影—君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