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归—

在下君归,一个文圈新人,没事写写全职的cp
主站叶蓝,不介意写写其他🌚
余生,请多指教……

【叶蓝】欲渡蓝河



中篇连载..嗯我一定是受刺激了……来写中篇叶蓝古风文....很狗血...很狗血....
私设如山...
如果你们不嫌弃...就接着往下看
嫌弃的话现在走还来的及...
我再说一句...嗯...没肉.../是不是没人看了😂



“小蓝回来了?”一个中年妇人从屋中走出.
蓝河家算是小康水平.要不是父母身体欠佳,也不会让还未过束发之礼的蓝河只身一人到蓝溪阁修仙学艺.
之后蓝河与家人告别也算顺利,师兄给二老讲了蓝溪阁对蓝河的安排,二老虽有些担心,但看蓝河这么坚决,再加上也知自己身体不好让蓝河留在家也照顾不了蓝河,反倒还让蓝河担心,也就随蓝河去了.
回到蓝溪阁,蓝河就要入新人班学习法术…因为晚来的缘故,新人班的课程已经开始一段时间,大多数弟子已经学会几个基本心法和小法术.已经在练习御剑了.负责新人科目的老师是春意老.在教了蓝河概念后,练习就要交给蓝河自己了,好在蓝河天资聪颖,很快就赶上了进度.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练习,不知不觉过了半年…马上就要告别新人班拜入各各师傅门下,有针对性的学习法术了,一般选师是决定这一生成败的关键.若是能拜到一个好师傅,自己脸上有光不说对修为提升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拜师大典呢,其他门派也会来参加,若是有看上的新人也是可以带走的.但需要一些条件.至于条件这就要看本门派了..条件呢有一个潜在的规则.不会高的太离谱.在对方成受范围内.眼下离拜师大典就剩不到两个月时间.到最后一个月的时候会有三次考试,三次的成绩会作为拜师的一个依据.
这天早上,蓝河被外面的吵闹声吵醒.还未来得及束发就被同室的弟子笔言飞拉了出去.
“你你你慢点啊!我头发还没束呢!这个样子被师傅看见会被批的啊!”蓝河狼狈的被笔言飞扯出屋子.
“别管了!去凑凑热闹!”
“去干什么啊!跑着么快!!”
“听说来了个大人物!去看看嘛!”
“还有半个月就要第一轮考试了!来个人有什么好看的!”蓝河被堵在人海外...刚想要回去把发束好然后好好备考.就看几位蓝溪阁的仙尊从云中的蓝雨殿缓缓落下,身后随着掌事弟子,人群顿时又是一阵骚动.
“看看中间那个就是我们教派的掌门!喻文州!”人群中有人说着.
“他旁边那个黄发的人是谁啊!”
“黄少天啊!笨蛋!”
“那就是黄少啊…………”蓝河看呆了,独自喃喃道.
“对啊对啊! “若是能拜到这两尊为师傅...那真是积了几辈子富了!”
喻文州稳重大气,黄少天就相对活泼好动,一个法术主修术士系的,另一个主修剑术……
“听说黄少之前还没收过徒吧…今年听说是要收徒,我们这届恰好可以赶上真是幸运啊!”人群中不断有人小声讨论着...
“看什么看!都不上课了!马上要考试了!你们还在这儿凑热闹!还不快回去练习!”春意老用传声术把这段话传给早在场凑热闹的每个弟子.
场上弟子一哄而散,蓝河被挤的进退两难...差不多是最后离场的.结果就听一掌事弟子问春意老那个披头散发的弟子是谁....蓝河一惊...正准备逃跑.春意老便叫住了他.好在平时用功努力,天资聪颖给春意老留下的印象很是不错.责备了两句就放蓝河回去了.
待新人弟子都回去完,在石壁边一棵大树上跳下来一人.白袍红带.黑发飘,唇红齿白,长得还算标志.就是身材稍有些虚胖.一旁几位掌事弟子连忙下跪.齐声道:
“欢迎叶修仙君拜访我蓝溪阁”
“哎呀!平身吧平身吧!跟本仙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刚才在树上蹲的累死我了…”
几位掌事弟子起身退到一旁,喻文州微微一笑.随即说道:“真是委屈了仙君了,不知突然来访蓝溪阁是有什么事情吗?”
还未等叶修开口,一旁黄少天便抢先拿下了话语权:“掌门!他能有什么事啊!他现在逍遥的很..辞了仙界管理的职务……自己在人间没事儿下棋弹琴的.无聊了再到我们这几派转悠转悠,骗吃骗喝!唉!我说老叶!你现在还练你一叶之秋那个法术吗?!听说你辞职后有个叫孙翔的小毛孩儿接了你的位置还继承了一叶之秋的法术?!你怎么忍心啊!”
黄少天到和叶修没那么客气,的确几派之间和叶修的关系都不错,但能直接这样和叶修说话的也只有黄少天了.
“呵!忍心不忍心又不是我说了算!战斗法师的一叶之秋的那套法术既然送人了就不练了.”
“那叶修仙君最近在练什么呢?”这话出自喻文州,他知道叶修痴迷于钻研法术修仙,一个章法不练了那么肯定在研究别的了.
“散人.”



今天没彩蛋...因为旅了趟游已经累成狗...有文看就不错了……将就一下...嗯wwww


评论

热度(1)